您现在的位置:乐器空间>杂志文摘
指尖上的楚汉之争
2014-09-26 来源:乐器空间
当江涛含恨离去,已停止了在大地宽广的胸襟上的哽咽时,琵琶曲《十面埋伏》依然在弹奏、在诉说,仿佛一滴英雄泪,永久地浸润在人们的心田。

琵琶,古老的乐器,琮琮的声音,仿佛阅尽沧桑、饱经世事的老者,又若热情奔放、慷慨激越的青年。

也许,沉静的钢琴在弹着巴赫,优雅的长笛在吹着莫扎特,大气磅礴的交响乐队在合奏着贝多芬,然而,它——琵琶,依然在娓娓地叙述着《十面埋伏》这个中国的古老故事……
     
时间老人拉开历史的帷幕,魔指轻轻触动琴弦,音箱里和弦嗡嗡嘤嘤的攒动,天籁之音缓缓而来。

走上舞台的主角是刘邦、项羽。秦朝末年,陈胜、吴广揭竿而起。在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中,秦王朝宣告灭亡。此时,刘邦的汉军和项羽的楚军开始逐鹿中原、争霸天下。鸿门宴时,项羽大军40万,刘邦仅有10万。当时,项羽若依范增之计,杀掉狡诈多谋的刘邦,便不会有后面的楚汉之争,而心高气傲的项羽却犹豫不决,失去了一次绝佳的机会,放虎归山,终成一大败笔,为以后的悲剧留下了隐患。楚汉交兵争霸天下的战争持续了五年之久,大大小小打了几十仗。在楚军久攻无果的时候,项羽支起一口大锅,欲把刘邦的老父煮了,刘邦却说:我跟你曾结为兄弟,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父亲,你要是把父亲杀了煮成肉羹,请分给我一碗尝尝。看重名声和体面的项羽,不但没有杀掉刘邦的老爹,还和他在鸿沟平分了天下。鸿沟西侧是刘邦的汉王城,东侧是项羽的霸王城,沟中滚滚黄河水深不可测,沟的四周万木丛生,百兽哀鸣。两军对垒,项羽以其势强,多次发动进攻,而刘邦则坚持防守,在一次激战中,项羽射中了刘邦的胸部,可还是让刘邦滑了过去。就这样,由于西楚霸王项羽一再错失良机,使刘邦有了喘息的机会,重整旗鼓。最终,导演了这场历史上最有感染力的活剧。
     
公元202年,楚汉两军,垓下之战,成就了《十面埋伏》。据《史记》载,在垓下大战中,刘邦的汉军以30万的大军包围了只剩下10万人马的楚军,并设十面埋伏的阵法,将地处四面绝壁的垓下大营团团包围,使项羽陷入重围。深夜,箫声起处,汉军利用四面的楚歌来瓦解对方的斗志。楚营的官兵听到熟悉的乡音,思念父母妻儿之情油然而生,又见内无粮草,外无救兵,于是纷纷逃走。夜半时分,自知败局已定的项羽与虞姬诀别,仓皇突围。刘邦命数千铁骑穷追不舍,最后,在乌江边展开了生死决斗,项羽终因寡不敌众,拔剑自刎。
     
古往今来,中原多少战事如过眼云烟,唯以此引出的故事,成为了千古绝唱。

《十面埋伏》将这湮灭的英雄诗篇,一页一页地掀开,用它清丽圆润的声响,含着泪,淌着血,悲壮地、如泣如诉地弹出一节节短歌。琵琶曲《十面埋伏》采用了传统的大型套曲结构形式,全曲有十三个章节:列营、吹打、点将、排阵、走队、埋伏、鸡鸣山小战、九里山大战、项王败阵、乌江自刎、众军奏凯、诸将争功、得胜回营。

一曲《十面埋伏》断弦滴血,断了项羽的归路。一曲《十面埋伏》,浩气长存,演奏了千年。明代王猷定在所著的《四照堂集》中是这样描绘当时的琵琶名手演奏此曲的情景:当两军决斗时,声动天地,瓦屋若飞坠。徐而察之,有金声、鼓声、剑弩声,人马辟易声;俄而无声。久之,有怨而难明者为楚声;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;别姬声;陷大泽有追骑声;至乌江有项王自刎声,余骑蹂践争项王声,使闻者始而奋,继而悲,终而涕泪之无从也。其感人如此。

英雄血,染红了历史的舞台,而背景上的乌江,亦漩成台下英雄的情结,绵延不绝。多少年后,一个幽婉的女子,在梧桐更兼细雨的黄昏,思慕英雄项羽,便又禁不住眉头有些酸热,心头不由得涌动柔情,感叹道:生当为人杰,死亦为鬼雄。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”,琵琶声声,吟吟咽咽……

    当江涛含恨离去,已停止了在大地宽广的胸襟上的哽咽时,琵琶曲《十面埋伏》依然在弹奏、在诉说,仿佛一滴英雄泪,永久地浸润在人们的心田。

圣格威二级
龙凤乐器二级
亚特乐器二级
金韵乐器二级
丽格乐器二级
联系我们
乐器空间网
Add:北京市通州区《乐器空间》编辑部
Tel:400-018-5586
E-mail:yqkj@vip.163.com
© 2017乐器空间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www.misbj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1044258号-3   京公网安备11010802103107号 技术支持:创意设计